中国音响论坛 门户 技术 音响 查看内容

直达声、反射声和优先效应

2019-3-25 10:20| 发布者: camix| 查看: 131| 评论: 0|原作者: Fi-Play

摘要: 我们经常听到有发烧友这样说:“声音听上去感觉舞台很宽, 音乐还原和乐器一样有着清晰精致的质感、很大很饱满的密度,丰富的泛音,堂音让人很愉悦。”我们可以想象,当更多更丰富的反射声从四面八方包围我们时,这 ...

我们经常听到有发烧友这样说:“声音听上去感觉舞台很宽, 音乐还原和乐器一样有着清晰精致的质感、很大很饱满的密度,丰富的泛音,堂音让人很愉悦。”

我们可以想象,当更多更丰富的反射声从四面八方包围我们时,这种强烈的Hi-Fi听音感觉,我们常叫“空间感”。

但是这样的空间感与一下几个声学效应有关:

• 声像展宽、纵深感好——“声源的宽度展现得得比较宽,舞台再现感好”

• 音色的丰富一一“各种乐器的质感与密度丰满”

• 空间感与包围感一一“很现的现实带入感,身处三维空间的感觉”

空间感的个体心理差异

空间感是这样一种体验,大多数听众,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生背景,都能够听辨得出来,即便他们可能不像那些经验丰富的发烧友那样,能够仔细、和更精确的形容描述所听到的细节。

并且就是几十年的科学研究与探索都没能给它建立一个明确的定义和量化。因为这里面夹杂着太多的不同的个体心理学差异所带来的不同感知,其中有些感知之间还相互关联,有些则与相同的声场物理测量有关。

在优秀的双声道立体声音乐中,人们就可以获得这些感受。

而在使用多声道音频系统中,录音师们更是能通过水平和顶置的环绕声道随心所欲地传达这些体验,甚至有的时候夸张得做过了头。

通过学习了解引起这些空间体验的原因,我们就能知道怎样去处理我们所录制的声音,怎样去设计出更好的多声道录音和重放系统,怎样在现有的系统基础上释放出更大的潜力。

空间感的两大元素

现在一般都认可所谓的空间感(Spaciousness )包含两个要素:感知声源宽深度(ASW)及背景纵深和听者包围感(LEV),感知声源宽度是与我们听到的交响乐队的舞台水平宽度和各乐器的纵深度,有可能会超出乐队本身的物理实际宽度。

因此感知声源宽度就是能够令声源听上去比其本身更宽的一个现象。这种现象也可能会发生在小房间内的声音重放时,在一般情况下,扬声器所产生的声像适当被加宽也是一件好事,特别是音乐录音节目,乐队中的某-组乐器被分配到一个单只扬声器里的情况。

在这些情况下精确的定位和空间感之间是有矛盾的,而一个方向明确而又相对“协调不突兀”的声像可能会好听得多。

反射声、声像和优先效应

在某种情况下,反射声听上去就是声源的另外一个“镜像”。

有次一个测量调试,空间是一个接近毛坯房的空间,左后方离后墙50CM距离的地方有个厚30CM宽40CM的柱子,右后方环绕音箱在AV功放的电平调试时,在靠近幕布约1米的地方,居然人耳出现了2个声源,听音来感觉是两个环绕都在响,反复确认了几次没有接错线,然后人慢慢的向后方走过去,渐渐的就只感受到只有右后环绕在发声。

什么是最重要的早期反射声?

人类的听觉系统将一串重复的声音序列信息捏合在一起,将其听成一个整体。

前提是这些声音序列在频谱及时域特征上非常类似,同时大多数声音在初始声音到达后约40毫秒的时间间隔内到达。人们所感受到的是声音序列里所有信号具有的所有声学特性(比如音色、清晰度等)的累积叠加。

听起来好像后面到达的声音没有发生延时都叠加在前面的声音上; 或者说,整体声音信号到达的感知时间与最早声音信号的到达时间相差无几。

后来到达的声音叠加在最早到达的声音之上,只会增强初始声的响度。这种现象在后来一至多个信号强度胜过初始信号时仍会出现。

也就是说,后来的强脉冲信号并不会另外形成新序列,而仅仅会对初始声起到支持作用。

什么是回音?如果原始声音延时100 ~ 200毫秒 ,延迟的声音不但无法和早期声音融为一体,反而还会干扰和破坏早期声音感知的清晰度和确定性。这些紧随好声音的“中度延时”声音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作为单独的声音事件被听到。

如果将原始声中的一个强音延时250 ~ 300ms ,人们将昕到清晰的回音。这个后来的反射声即使与多种杂音(例如混响等)相叠加时仍清晰可辨。

还有就是优先效应,这个大家多去看广场舞,会经常发现,有些广场会有一些地方成“凹位”,人站在合适的位置,就会听到前后两次响,甚至无法分辨,哪一个才是真正的音源在响,只有走近才能发现。这种情况很明显的改变了主观听感中的位置,回声能量与直达声相等,甚至高于了直达声,让反射声聚焦更为优先。

发表评论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